“厕所里”的七国君主宋康王的绝对怪癖宋国人的灭国之战!

  史书载:“宋王铸诸侯之象,使侍屏匽。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所谓屏匽者,庰厕也,就是隐蔽偏僻之地,似乎说的是宋康王在厕所里铸造了列国诸侯们的塑像。这样的画面既让人觉得忍俊不禁,又让人觉得极为渗人。宋康王作为一代国君,有如此爱好也是让人很是好奇。

  史书中说宋康王“面有神光,力能屈伸铁钩”,而且“东伐齐,取五城。南败楚,拓地三百余里,西败魏军,取二城,灭滕,有其地”,宋国号称“五千乘之劲宋”,宋康王绝对是个有足够野心的君主。在厕所里塑“诸侯之象”绝非尊敬,反而是有着极大的羞辱之意,宋康王绝对又是个足够狂妄的君主。

  宋康王当年或许曾经意气风发过,总觉得那些千里之外的诸侯国君们,不过就是江湖传言传得多了才会可怕,实际上就跟自己厕所的塑像差不多,当自己如厕之时,他们任凭有通天的本事也只有规规矩矩的守候在自己身边,那种“天大地大、唯我独尊”的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。

  中国古代有很多王朝都特别狂妄,这种狂妄由来已久,这狂妄来自于某种天朝上国的自我认知,也可说是拥有强大国力的霸气自许,如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,如凡日月所照皆为汉土,皆为狂妄之说,但终究是在国家强大之时的语录。而宋康王的狂妄似乎并无底气,不过是打了几场胜仗,况且并不能入秦齐楚法眼。

  中国人讲求“不彰人短,不炫己长”,就是不要过分的去说别人的短处,而炫耀自己的长处,自以为是的久了总会受到别人的嫉恨,比如宋康公的对外征战就让临近的秦齐楚等国很是不满。当时的宋国不过是百里之疆,而齐楚则是跨越千里之域,宋康王却要派军攻打齐楚,这简直是狂妄到极致。

  《史记》载:“王偃立四十七年,齐湣王与魏、楚伐宋”,这就是宋康王狂妄得过了头,作为四面都没有屏障的宋国,大半国土都在平原之上,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南北强国的战车连环攻击,史书有“杀王偃,遂灭宋而三分其地”。不知道攻破宋国都城的齐楚君臣们,看到厕所里的塑像,心中会作何感想。

  《战国策》载:“取淮北之地,乃愈自信,欲霸之亟成,故射天笞地,斩社稷而焚灭之,曰:威服天下鬼神。”在宋康王的眼中,自己的是梦想射天射地射鬼神,宋康王想当的是天下万物的主子,可惜的是宋国已经历经战乱,国土丧尽、人口尽失,强大的野心要有支撑得起的国力,显然宋国已然不具有。

  史书有:“展起臂,弹其鼻,此天下之无道无义”,这即是对列国诸侯的绝对羞辱,就连远在西方的秦国也对此咬牙切实。在秦国结盟齐国攻打宋国之时,理由就是:“宋王无道,为木人以象寡人,射其秘案,寡人地绝兵远,不能攻也。王苟能破宋有之,寡人如自得之”,虽说是外交策略,但也能说明秦君之愤怒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Posted on 2022年8月26日 in yb娱乐游戏网址 by yabo394
标签:

Comments on '“厕所里”的七国君主宋康王的绝对怪癖宋国人的灭国之战!' (0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